中国 SaaS 市场到底有多大?对中国 SaaS 在 2016 的

文章分类:市场前沿 发布时间:2016-01-14 原文作者:助手集团 阅读( )

中国 SaaS 市场到底有多大?对中国 SaaS 在 2016 的 5 个预言

36氪的朋友们 • 1 分钟前

 

中国 SaaS 市场到底有多大?对中国 SaaS 在 2016 的 5 个预言

 


编者按:在 2015 年的 OOW 大会上,Oracle 新 CEO 马克 • 赫德说出了他对云计算领域在 10 年后的 5 个预言。这些预言有的平淡无奇,但是有的却语出惊人。如果说,这种预言是正确的,那么在中国会如何呢?作者以马克 • 赫德的预言为基础,回顾了电闪雷鸣的 2015 年,展望了波澜壮阔的 2016 年,从多个维度分析了中国的 SaaS 市场到底有多大,并在文章最后对 2016 年的中国 SaaS 做出了 5 个预言。这也是继从《火星救援》、《魔兽世界》、《三体》等角度观察 SaaS 后,OneAPM 董事长何晓阳带来的中国 SaaS 创业系列第四篇文章。本文首发于其个人微信公众号“何晓阳读书笔记”,授权 36 氪转载。

马克 • 赫德的五个预言

我总是回想起,2013 年 8 月 25 号的那个夜晚,我也是像现在这样坐在电脑前,盘算着刚刚到账的 50 万元投资款。当时我们已经 4 个月没有发工资了,我心里想着,这 50 万除了给兄弟们补发工资还能干点别的什么大事。我在一个程序员论坛上发了一篇招人的帖子,帖子内容今天已不可考,我依稀记得大意是我们是一个高大上的技术公司,已经搞定了天使并且很有希望能搞定 A 轮,我们做的是硅谷十分火热的 APM 方向,我们要招聘一个 Java 工程师云云。那时的我并不知道,经纬的一位分析师看到了我的帖子并打算第二天来找我,我也并不知道,从那天起,我的人生和生活的轨迹,从安静的小溪突然变成了波澜壮阔的湍急的河流。我也不知道,我自己的河流会汇入到中国企业服务创业的汪洋大海,并成为这个汪洋大海中最高的几朵浪花。

时间是我们这个宇宙中最神奇的一个存在,它能够改变一切,无声,但是坚定,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躲过或者挡住时间锋利的刀刃。时间改变了我,改变了我的公司,也改变了远远比我们大得多的公司。这几天,IBM 公司改组的消息应该已经传遍了大江南北,而和 IBM 同为企业服务市场领导者的 Oracle,也已经停止了在一体机方向上的倒行逆施,一切都向云计算方向倾斜。想当年,这两家企业是我们 OneAPM 的生存基础,是多少中国运维工程师的衣食父母,而今时过境迁。在 2015 年的 OOW 大会上,Oracle 的新 CEO 马克 • 赫德说出了他对云计算领域在 10 年后的 5 个预言。这些预言有的平淡无奇,但是有的却语出惊人。

马克 • 赫德认为:

1、10 年后,所有的开发和测试环境都会运行在云上

2、10 年后,80% 的生产应用运行在云上

3、10 年后,100% 的企业数据都会存储在云上

4、10 年后,企业云是最安全的 IT 环境

5、10 年后,80% 的用户只会使用两家套件供应商 (Suit Provider) 提供的 SaaS 服务

最后一个预言让我思考良久,诚然,Oracle 这样说可能仅仅只是为了涨自己志气,灭别人威风,毕竟今天的 SaaS 市场上,AWS、Salesforce、WorkDay、ServiceNow 这几家在各自市场的占有率都高于 Oralce。但 Oracle 的观点本身的依据却是站得住脚的,第一,SaaS 市场在美国正在逐渐的趋向于赢者通吃;第二,Oracle 的 Install Base 无人能及。在软件这个领域,庞大的 Install Base、强悍的市场营销和销售、快速的产品开发速度这三点简直就是胜利的代名词,而 Oracle 拥有这些能力。

如果说,仅仅是如果说这种预言是正确的,那么在中国会如何呢?我觉得,在美国需要十年的事情,在中国或许只需要 5 年。云计算在中国发展的速度一定比美国快,这就像移动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速度快于美国是一个道理,很多人群原来没有 PC,他们的第一个智能终端就是手机。在企业服务领域,原来的国内 2B 厂商发展也很差,中国大多数企业用户的信息化程度较低,IaaS 和 SaaS 一旦兴起,用户需求的迫切程度和接受程度会高于美国同期。

五年后,中国的 Iaas 是不是会只有两家主要的厂商?除了阿里云之外还有哪一家会胜出?中国的 SaaS 是不是也会只有两家主要的厂商,如果是的话,那又会是谁?

电闪雷鸣的 2015 年

假如有后人来写中国企业服务的历史,我建议他们可以按年来写,每一年是一个章节,那么 2014 年可以是风起之卷,2015 年是雷鸣之卷,2016 年将是海啸之卷。

2015 年被称为中国 SaaS 的元年,兴起之年,我觉得中国 SaaS 的兴起于此时不是偶然,背后有深远的原因。总体上来说,SaaS,Software as a Service, 其本质依然是一种企业软件,而软件的存在,本来就是为了代替企业内员工的人工劳动,基础软件 (Infrastructure Software) 代替的是企业内 IT 人员的劳动,应用软件 (Application) 代替的企业内部常规雇员的劳动。软件之所以能够被用户购买,是因为用户购买软件的 投资回报率 ROI 大于 1,在计算这个投资回报率的时候,分子是软件的价格,而分母往往是同样劳动需要耗费的人力成本。在美国,软件行业之所以兴盛,是因为美国人力成本高,尤其是外聘的 IT 技术顾问或技术工程师,其时薪往往高达 500 美元以上,记得当年 BEA 卖给 Oracle 之后,我有个同事靠给别人做应用性能优化年入百万美元,这个时候,使用软件来代替人工就变成了很自然的事情,美国的 APM 公司 AppDynamics 在官网宣称他们的产品有十倍的 ROI,随着新一代 APM 兴起,我那个年收入百万美元的同事收入大幅度下降,再加上印度人的人工服务也加入战团,如今他的生活已不再惬意。在中国,由于长期的人口红利原因,白领和蓝领劳动力都十分廉价,中国 2C 行业的发展十分繁荣,而 2B 则受到抑制。直到最近几年里,中国人口红利逐渐消失,人力成本大幅度上涨,软件才具备了被购买的价值,2B 才有发展的机会。另外,2C 的发展带动了中国经济的整体发展,也提高了中国在全球经济和政治的话语权,此时,中国政府通过打击基础软件领域的美国企业,提高中国软件企业在这些领域竞争力就变成了发展的自然要求,这才有了所谓去 IOE。去 IOE 不仅仅松动了 IOE 这些公司在中国的基础,也使得以这些公司的相关生态公司的业务难以为继,在国产化的劲风吹拂之下,才有 CA、Compuware、NetScout 陆续撤出中国的举动。而这些公司的推出所形成的产品和服务的真空,自然需要有国产软件公司的产品来补充。

为什么说 2015 年是雷鸣之卷?这要从三个方面去说。

原文来自:助手科技集团